认罪认罚从宽背景下的“醉驾型”危险驾驶案件快速办理模式初探
2023-01-06   作者:高安市人民检察院 罗德昌

摘   要:认罪认罚从宽背景下通过五个方面开展“醉驾型”危险驾驶案件快速办理,取得了缓解“案多人少”矛盾、平衡了司法效率与公正的关系,节约了司法资源,下一步应该通过加强与公安、法院联系学习,促进“醉驾型”危险驾驶案件快速办理模式更加成熟完善。

关键字:认罪认罚从宽 快速办理

2018年《刑事诉讼法》修改时,在总结试点经验的基础上,确立了认罪认罚从宽程序,即“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认被指控的犯罪事实,愿意接受处罚的,可以依法从宽处理”。1

2020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人民检察院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情况的报告》指出“醉驾、侵犯知识产权、破坏环境资源等新型危害经济社会管理秩序犯罪大幅上升”,2  同年12月,最高检提出28条意见从10各方面深入贯彻落实好认罪认罚从宽制度,随着2021年6月中共中央印发的《中共中央关于加强新时代检察机关法律监督工作的意见》强调,根据犯罪情况和治安形势变化,准确把握宽严相济刑事政策,落实认罪认罚从宽制度。3  有鉴于此,笔者梳理发现自己办理的“醉驾型”危险驾驶案件,发现该类案件受理数2018年的35件递增至2020年的150件,2021年1-11月份更是多达197件。因此,笔者开始探索认罪认罚从宽背景下“醉驾型”危险驾驶案件快速办理模式。

笔者先是梳理了近三年“醉驾型”危险驾驶案件判决情况,整理出《“醉驾型”危险驾驶案件量刑幅度表》(以下简称“《量刑幅度表》”)并向领导汇报笔者对“醉驾型”危险驾驶案件进行快速办理的思考,随后草拟了《“醉驾型”危险驾驶案件快速办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试行办法》”)供领导决策。

“醉驾型”危险驾驶案件快速办理模式探索中,笔者着重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了思考:

(一)着力做好案件“繁简分流”,构建简案快办机制笔者梳理总结的《量刑幅度表》和《试行办法》得到领导肯定后,经过与公安机关、审判机关的多次磋商,三方会签了该两个文件。《试行办法》草拟了公检法三机关“四集中”办案模式,即采取集中移送审查起诉、集中提讯告知、集中审查起诉、集中开庭审理的“四集中”办案模式。“醉驾型”危险驾驶案件“四集中”办理模式,是我院高质高效地落实简案快办、繁案精办工作制度,全力促进案件质效双提升的有力举措。一是对于辖区内发案率较高的危险驾驶案件,建议公安机关在法定时限内对危险驾驶案件相对集中移送审查起诉;如通过与公安、法院两家约定,由公安机关在每周一移送审查起诉,我院在受案后的下一个星期的周一将案件移送起诉。二是对于危险驾驶案件,采用表格式审查报告,重点提炼了影响案件定罪量刑的关键证据,对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和影响量刑的情节等内容进行了量化和明确,极大地提高了审查起诉的质效。三是采取集中传唤、送达、讯问的办法,争取在受案后一次性完成讯问、量刑和送达取保候审程序性文书等审查起诉前期工作。四是贯彻落实速裁程序。积极与法院沟通联系,在对庭审做好法律监督的同时,提出了同类案件集中审理、简化质证程序、省略对事实无异议被告人讯问程序等建议,利于提高庭审效率和快速实现正义。

(二)着力做好集中办案场所,确保案件承办人能够随时沟通案件情况,确保类案平衡,相同情节相同量刑建议。申请设置了认罪认罚具结办公室,对认罪认罚全程进行录音录像。为了集中办理危险驾驶案件,将刑事诉讼法规定的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与简案快办制度结合起来,对案件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且犯罪嫌疑人认罪认罚的危险驾驶案件,在认罪认罚具结办公室录音录像的情况下具结认罪认罚具结书,既进行认罪认罚宣传,同时又化量刑建议,促进量刑精准、精确。如对汪某某危险驾驶案件,由于汪某某酒精含量在200mg/100ml以上,为防止汪某某在检察院做了认罪认罚后,在法院审理阶段反悔,承办人在办理认罪认罚时,对汪某某在认罪认罚具结办公室录音录像具结了认罪认罚具结书,在集中审理阶段,公诉人着重出示了认罪认罚同录光盘,有效确保了汪某某危险驾驶案件的认罪认罚的真实性、稳定性,对其可能反悔造成的量刑畸轻提出抗诉做了铺垫

(三)着力追求刑事法律价值理念,重证据、重质量、重公正,真正在办案中融入天理、国法、人情,极大地提高司法效率一是与司法局联合制定了律师值班制度,就如何委派值班律师、值班律师工作职责、工作方式、参与签署具结书等内容进行了规范,确保认罪认罚案件律师及时介入。二是提升办案能力。针对工作能力上的欠缺,积极学习上级各种工作文件和外地先进经验,通过集中学习、集中讨论等方式,加强危险驾驶速裁办案模式下的认罪认罚从宽相关知识、技能和专业精神培养。三是协调建立办案机制。加强与公安、法院等单位的沟通协调,联合会签了《试行办法》,对快速办理“醉驾型”危险驾驶案件的基本原则、适用条件、证据标准、强制措施、诉讼权利保障、从宽适用规则和侦查阶段、审查起诉、审判程序等作出了明确规定,确保各项工作有章可循。立足案件质效,再造工作流程,实现“资源优化”。

(四)着力提高办案效率。一是工作效率上突出“快”。每周一受理危险驾驶案件后,在一周内办结,确保办案效率。二是工作方法上落实“宽”。为促使犯罪嫌疑人认罪认罚,最大限度分化犯罪、减少社会对立面,使其认识到越早认罪越能从宽处理,实现了认罪认罚从宽宣传全覆盖,专门设置了认罪认罚具结室,在具结室布置了图文并茂的认罪认罚告知宣传栏。三是量刑效果上体现“准”。要求办案人员量刑建议精准化,通过“确定刑”的方式,激活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激励机制”,鼓励自愿认罪认罚。通过加强与法院沟通协调,在类案量刑标准上已经达成共识。向审判人员说明量刑要素,实现了精准建议和法院全部采纳的效果。

(五)强化监督制约。案件管理部门对所有危险驾驶案件进行案件质量评查,检务督查部门进行全程监督,并细化权力清单、责任清单、审批流程和责任追究。加强办案程序性信息公开和法律文书网上公开,加强法律文书释法说理,提高当事人及人民群众的接受度和认可度。

通过一年多的探索,笔者觉得“醉驾型”危险驾驶案件快速办理模式取得了以下效果:

一是缓解“案多人少”的矛盾。本院与其他基层检察院一样,面临着“案多人少”的问题,且该问题呈逐年上升趋势。究其原因,一方面来自办案数量的增加,另一方面来自新型刑事案件的增多。本院受理的刑事案件中,危险驾驶案件占比逐年升高,2018年危险驾驶案件的占比为9.9% 2019年危险驾驶案件的占比为21.1%,到2020年的占比为  32.8%。通过案件繁简分流,将危险驾驶案件适用速裁、认罪认罚等程序,一定程度上加快了案件办理进程,减少办案人员手中的案件堆积,提升司法办案效率。同时,通过繁简分流制度,部分办案人员可以集中力量办理新型复杂案件,进行深入研究解析,提升办案质量,维护司法公正。

二是平衡公正与效率的关系。本院通过案件繁简分流制度,简案快办机制,设置专门办案组在确保公平的前提下,通过认罪认罚、速裁等程序,通过简易公开听证,让公平正义可感可触,快速办理危险驾驶案件,真正实现了公正与效率的平衡。如对王某某危险驾驶案,承办人根据其酒精含量为80.67mg/100ml,可以对其做不起诉处理,通过适用《试行办法》中设定的简易汇报程序,在三天内适用认罪认罚程序对其简易公开听证后做了相对不起诉决定。

三是促进司法办案流程,节约司法资源。检察机关作为承前启后的司法机关,既把握着证据和事实的案件入口,又把握着程序繁简和程序选择的出口。而速裁程序既是对案件事实和证据的程序规范,又是对认罪认罚制度的程序规范。依托刑事速裁程序的规定,检察机关可以更好地发挥刑事诉讼中的主导作用,加强审查的实质化,从而更好地调控司法资源。

如何进一步完善“醉驾型”危险驾驶案件快速办理的建议:

一是加强与公安机关的沟通联系,提升危险驾驶案件的侦办质量。公安机关在办理危险驾驶案件时,存在定罪量刑的证据收集不齐全、法律文书错乱、案卷装订不规范等实体和程序错误。因此,下一步通过加强与公安机关的沟通联系,及时指出公安机关办案中存在的不足,提升危险驾驶案件侦办质量。

二是加强向法院学习交流,确保统一量刑尺度。通过将近一年的简案快办的经验,积累了些许对危险驾驶案件的量刑经验,但还远远不够,还存在危险驾驶案件量刑存在差异。因此,下一步通过向法院学习交流量刑经验,确保对危险驾驶案件的量刑尺度统一。

三是通过加强学习、多岗锻炼,提升检察官办案能力。由于我院设置了专门办理危险驾驶案件的办案组,人员相对固定,虽然都有办理其他案件的经验,但经常性办理危险驾驶案件可能导致思维单一,对证据的审查不够细致。因此,下一步建议对危险驾驶案件办案组成员进行培训,通过向上级单位学习,学习上级文件和规范,向兄弟单位学习办案经验、量刑经验提升办案能力;通过多岗锻炼,提升检察官审查证据的能力。







* 罗德昌:高安市人民检察院五级检察官助理  15770568225

1杨立新:《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理解与适用》,载于《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19110日。

 2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人民检察院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情况的报告》,载最高人民检察院官网https://www.spp.gov.cn/xwfbh/wsfbt/202012/t20201210_488555.shtml#1

 3张建伟:《少捕慎诉慎押的基本内涵与适用准则》,载《人民检察》2022年第15期。


[责任编辑:王义杰 郭建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