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峰:大数据撬开“零口供”
2022-12-16   来源:杭州检察

突破“零口供” 2千万到2.7个亿

张明曾是一名公职人员,因挪用公款获刑并被开除公职。2017年出狱后,却突然发迹,摇身一变,成为多家能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涉嫌生产、销售伪劣成品油。2019年,行政执法机关开展了联合专项整治行动,却扑了一场空。到案后,他始终保持沉默,拒不认罪。面对“零口供”困局,我们决定另辟蹊径,让数据开口说话。

“从0到127.9G”

 让数据开口说话,撬开0口供

9部手机记载着127.9G、824万条微信聊天记录,海量数据在技术部门的支持下,被成功恢复。电子证据清楚地显示着张明联络上家采购、私下混油调色、拉拢下家销售、指使送油工逃避检查、腐蚀公职人员等往来细节。这些证据真实、客观地再现了制售伪劣成品油的全过程。

但是现场查扣到的伪劣成品油货值仅100余万元。公安机关找到了部分下家,根据他们的指证和提供的转账凭证等证据,发现移送起诉的金额为2000万元。现场查扣到了电子账目,有销售时间、数量、金额,唯独没有销售类目,只有一个“油”字。盯着语焉不详的电子账目,我们如何能够证实电子账目上的“油”都是已经销售出去的伪劣成品油?

“从0到2.7亿”

重现犯罪现场,突破0案值

2021年3月,为了进一步调查核实储油和混油的细节,我们回到张明储油、混油的主要作案地某油库现场进行复勘,发现这里有大片的空地及一排平房,远离市中心,相对偏僻。通过无人机航拍对整个油库的布局进行固定,这里共有13个油罐,其中10个卧罐隐藏在后院的杂草中,3个油罐放置在前院空地上,2个竖立、1个横放。通过实景细节拍摄,看到油罐与油罐之间使用皮管连接,阀门控制油品进出,油库空地下方还埋有地下管道连通前后院油罐。

结合油库员工的证言,张明指使员工将上述放置在后院卧罐中不同品质的油品按比例混合后,通过地下管道前院竖罐中,再通过改装油罐车运往张明实际控制的民营加油站和其他油库,对外冒充符合国家标准的车用柴油进行销售。财务人员根据送油工每日送货单制作电子账目。

与此同时,审计机关统计出了油品购销发票不一致的异常情况,并筛选、整理出电子账目中记载的销售价格、销售数量。我们同步调取了国家同期的车用柴油挂牌批发价,发现电子账目记载的销售价格都是远低于国家正常的车用柴油挂牌批发价。这也印证了电子账目上2.7亿元低价销售的油品均系伪劣成品油的事实。

我们运用大数据取证、现场实地调查并通过专业审计,结合在案证据,架构出了完整的证据体系,将张明的犯罪金额从2000万元追诉至2.7亿元,其后张明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从0到10+”

揪出漏网之鱼,打破0刑期

这么大的生意,光靠一个人吃得下么?我们发现,戴君这个没被报请逮捕的前股东需要重点关注。

面对讯问,戴君开始辩称自己就是打杂的,不管事。我们敏锐地捕捉到她翻供迹象,于是通过全程同步录音录像对整个讯问过程进行固定,并充分行使补充侦查权,从早期进入油库工作的员工入手展开调查,用22份证人证言对证据进行补强。言词证据相互印证,证实她不仅参与了混油,还负责公司财务管理等重要工作。这也为后期戴君全面翻供后仍能顺利定罪打下坚实基础。

2021年5月,我们决定对戴君追加逮捕,将其参与的犯罪金额追诉至2.4亿元,其后戴君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随着其余10余名涉案人员被依法查处,以张明、戴君为首的生产、销售伪劣成品油犯罪团伙被一网打尽。

“从0到∞”

亮剑公益诉讼,深挖“保护伞”

在案油品鉴定报告显示,涉案的伪劣成品油的含硫量最高值超过国家标准的62倍。燃油不达标,会否加重空气污染?我们第一时间将线索移送我院公益诉讼检察部门。

2021年5月,我们依法对张明、戴君生产、销售伪劣产品案提起了刑事诉讼和民事公益诉讼,两人被法院依法判处有罪的同时,还承担了污染环境的生态损害赔偿责任。

为何该犯罪团伙盘踞多年未被发现,整治行动也一度扑空?我们全面审查梳理了证据并展开调查,发现4条职务违法违纪线索,同步移送相关职能部门。截至目前,已有3名公职人员被依法查处。

成品油是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战略物资,又被誉为“黑色的金子”,暴利之下犯罪暗流汹涌。重拳打击的同时,我们检察官更要以工匠精神,力求极致,在办案中监督、在监督中办案,不放过每一条线索、不放纵任何一个“保护伞”,以检察能动履职维护司法公正,做人民美好生活的守护人。

[责任编辑:虞滢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