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案例 >
刹车片牵出汽配行业黑灰产业链
2022-03-31   来源:南京铁检在线
 由几片小小的刹车片,牵出一条制假售假黑灰产业链,办案的同时,也通过综合履职最大限度地保护权利人合法权益和社会公共利益,做深做实知识产权保护的“后半篇文章”。

近日,记者探访了在南京本地“赫赫有名”的“857汽配城”(化名)。曾经在这里,200块能买到“宝马”保险杠,300块能换上“奔驰”挡风玻璃。

而如今,经历了一场大刀阔斧整顿的汽配城,面貌焕然一新:商户有序规范经营、汽配产品明码标价,问及有无宝马、奔驰、路虎、大众等品牌配件,老板连连摆手:“可不兴这么讲啊,我们卖的产品只是适用这些名车车型。”

从“知假卖假”到如今自觉“打假”,改变的起点,仅是几枚小小的刹车片。

汽配城假货风云

2019年3月,老李发现开了多年的宝马车刹车不太灵敏了,老旧刹车片急需更换。经朋友介绍,他来到“857汽配城”进行挑选,在一家名为南京光耀(化名)汽车配件有限公司(下简称光耀公司)的门店里,老李看到了一排印有“BMW”标识的汽车配件,价格也比4S店便宜,没多想,当即购买并更换了一套新的刹车片。没想到刚过几个月,老李刹车时觉得抖动明显、声音刺耳。

“宝马原装的刹车片不应该这样啊!”老李这才怀疑自己买到了假货,遂向公安机关报案。

随着我国汽车工业从“乡间小道”驶入“高速公路”,汽车配件市场便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发展空间。“汽配城”将散落在城市各处的大小汽配商户集中在一个区域进行统一管理,促进了商户之间的交流和竞争,有利于商户在产品、质量、营销、推广等方面得到有效提升。但与此同时,不法分子们也盯上了这块巨大的市场“蛋糕”,通过违法手段从中谋取暴利。

卖给老李假冒宝马汽车配件的光耀公司也是如此。公司成立于2016年5月,由刘某、易某共同出资设立,刘某担任法定代表人并负责公司运营。公司成立之初,两人也是规范经营,销售一些小厂生产的平价汽车配件,然而,由于市场竞争激烈,鲜有车友光顾。

一次偶然的机会,两人进了一批印有宝马商标的“便宜货”,售价仅正品的十分之一,很快销售一空。他们发现车友里识货、懂货的“行家”较少,大多数人辨不出来真假,只要印有知名汽车品牌商标,顾客就会产生信赖,闭眼购买。

于是两人雇用了王某等4人担任销售员,靠着购买、出售假冒知名商标的汽车配件大肆赚钱,进货几十块的配件可以卖出几百块,涉及的产品包括空气格、发动机支架以及老李买到的刹车片等等。由于售出价比宝马原厂产品便宜很多,一般人购买后即使发现有质量问题,也只能自己认栽,并未投诉举报。据统计,截至老李报案,光耀公司销售假冒宝马品牌的汽车配件金额共计357万余元。

2019年4月2日,公安机关将刘某、易某抓获归案,现场查获扣押印有宝马商标的汽车配件992件。经发函至宝马公司辨别,确认这些配件系侵权产品。

后公安机关以光耀公司及刘某、易某、王某等6人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先后移送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检察院和南京铁路运输检察院审查起诉。
整顿后,汽配城商家仓库内规范化管理汽车配件

罪责刑相适应、打击预防并重

“为什么同一个案件,移送了不同的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这个案件也算是见证了我们南京铁路运输检察院对知识产权案件集中管辖的阶段性发展过程。”案件承办人之一南京铁路运输检察院张骁骁说。

据张骁骁介绍,南京铁路运输检察院探索开展知识产权案件集中管辖试点工作,于2013年10月1日起,正式承担南京市秦淮、栖霞、浦口、溧水、高淳5区公安机关侦查的侵犯知识产权罪案件的审查逮捕和审查起诉,以及南京铁路运输法院审理的知识产权刑事、民事案件的审判监督工作。其后,又逐步扩大集中管辖试点范围,在玄武、建邺、江宁、六合等区进行试点。

光耀公司一案比较特别,两次起诉横跨一年。2019年,起诉刘某、易某两名主犯时,南京铁路运输检察院对侵犯知识产权罪案件仅有批准逮捕权,审查起诉权仍在玄武区检察院。而王某等4名从犯是于2020年4月受理立案的,此时玄武区公安机关侦办的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的批准逮捕和审查起诉权都已集中在南京铁路运输检察院。

管辖权的变更不可避免地增加本案中检察机关与公安机关配合的难度,“好在,这个案件我们是从最初对两名主犯的批捕阶段就已经介入并引导侦查,对相关卷宗材料及公安机关的侦查情况都很了解,沟通较为顺畅。”张骁骁解释。

本案中,刘某、易某两名主犯的侵权行为较容易认定,而王某等4名销售人员是否是“知假售假”呢?公安机关心里没底,故最初只移送了两名主犯。

“冒牌的汽车配件乍一看与正品没什么差别,但其用料廉价、加工粗糙是显而易见的。可是,光凭这一点无法证明犯罪嫌疑人对销售假货的主观明知。”承办检察官认为,要对4名销售人员提起公诉还需要更为严密的证据链。经过引导侦查,公安机关开展了又一轮细致的侦查审讯和证据调取工作。

光耀公司有个销售软件,每一批货物的调用出入都有详细的记录,不同货物批次会用不同的字母序号指代。例如“GF、JF”等。说到这儿,张骁骁忍不住笑了:“稍微动动脑子就能猜到,GF指代高仿,JF指代精仿。这就给审讯带来了新的切入口。”

公安机关对犯罪嫌疑人分别进行了单独审讯,问他们“GF”“JF”等代号的含义。犯罪嫌疑人无法临时编出口供一致的虚假答案,只能如实承认知晓销售的是高仿和精仿产品。

张骁骁告诉记者,随着网络的发展,不法分子制假售假呈专业化、职业化趋势,很多销售行为通过电商平台完成,犯罪嫌疑人到案后拒不承认,辩称并无实物交易仅是刷单行为或者真假混卖。这些都给知识产权案件的办理带来困难。

“本案之所以能办得这么顺利圆满,在于我们对证据的充分掌握。”张骁骁自谦道。

经审查,检察机关认定本案光耀公司构成单位犯罪,刘某、易某为主犯,王某等4人为从犯。鉴于王某等4人自愿认罪认罚、积极退赃,综合其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不大、犯罪数额相对主犯较小,依法提出适用缓刑的量刑建议。

2019年12月27日、2020年6月17日,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分别作出一审判决,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被告单位光耀公司罚金人民币200万元;判处刘某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判处易某有期徒刑3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5万元;判处王某等4名销售员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至拘役4个月缓刑6个月不等,并处罚金,同时采纳了检察机关禁止令的建议。

“我们对王某等销售人员建议适用禁止令,就是禁止他们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从事销售汽车配件等经营活动。”张骁骁说,“这样可以降低被告人再次实施同类违法犯罪行为的可能性,毕竟惩罚不是目的,预防应与打击并重。”

诉源治理,全面保护

在办理光耀公司一案过程中,犯罪嫌疑人辩解称:“又不是只有我们一家卖假货,为什么不抓别人?”承办检察官敏锐地察觉出可能存在社会治理问题和侵权违法线索。

通过类案梳理发现,由于汽车配件市场供应链长,缺乏有力的监管和法律制约,商标侵权现象时有发生。2017年以来,南京铁路运输检察院办理生产、销售假冒品牌汽车配件的案件共21件58人,涉案金额达2700万余元。其中95.2%的案件犯罪地为光耀公司门店所在的“857汽配城”。常见的假冒汽车配件主要包括汽车三滤、刹车配件、保险杠、挡风玻璃、车灯等几大关键部分。

“销售假冒的汽车配件,影响市场是一方面,最主要的还会影响到车主的行车安全。”南京铁路运输检察院发挥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职责,推动汽配行业的全面整治。

光耀公司一案判决生效后,南京铁路运输检察院向南京市栖霞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制发了《检察建议书》,建议加强对汽配行业和汽配市场的监管力度,严查假冒伪劣生产经营行为,提高违法成本;构成犯罪的,及时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该市场监管局对此非常重视,在辖区内组织开展了专项检查,查处了商标侵权行为30件,因涉案金额尚不构成犯罪,均已作出行政处罚。同时,检察机关还督促“857汽配城”进行内部整改,防止再次发生侵权行为。

“打击销假人员是一方面,更要深挖上游犯罪,惩治制假源头。”南京铁路运输检察院梳理了相关案件中可疑的供货渠道信息,向公安机关进行了反馈。公安机关收到线索后成立专案组立案侦查,检察机关引导侦查,研究物流走向,核查资金往来,协助及时固定电子证据,最终成功查获上游制假团伙陈某等14人。2020年11月,经检察机关起诉,制假团伙14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至1年2个月不等,并处罚金400万元至3万元不等。

办理光耀公司这一案时,张骁骁还是检察官助理,如今已成为南京铁路运输检察院“4+”知识产权专业化办案团队的一名员额检察官,她一直觉得这个案件他们办得很漂亮:由几片小小的刹车片,牵出一条围绕着“857汽配城”的制假售假黑灰产业链,办案的同时,也通过综合履职最大限度地保护权利人合法权益和社会公共利益,做深做实了知识产权保护的“后半篇文章”。

“我们就是通过办理这一个个知识产权案件,与一家家公安分局、法院形成了越来越默契的配合。”张骁骁介绍,近年来,南京铁路运输检察院与公安分局建立统一证据标准,与法院逐步形成统一裁判尺度。

2021年7月1日,江苏省检察院下发《关于调整南京铁路运输检察院知识产权案件管辖范围的通知》,明确南京铁路运输检察院集中统一管辖全南京市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民事、行政、公益诉讼案件,形成与7家法院、16家公安分局全覆盖的知识产权全流程办案机制。目前,南京铁路运输检察院已与3家基层检察院签订了加强知识产权办案协作协议,据悉,该院还将与全市基层检察院共同构建知识产权保护检察联盟。

“‘一对多’既是挑战,也是机遇。意味着我们要有更多更深入的思考,承担起更多责任。”张骁骁表示,这起案件将成为自己今后办案的风向标、参照物,更加努力地推进知识产权检察综合履职。(文中涉案人物均系化名)

[责任编辑:赵爱国 王济荣]